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小说 >  别怕,老祖在!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切还作数
作者:杨春紫
    冬山昏霾,阴风扫过,呼呼作响。

    众人已顾不得周身的寒意,视线全被中间那只素白的手所吸引,只见纤手翻转,就将生死边缘的少女拽到了身后,齐齐一掌对上了那黑影。

    紧接着就是一道乳白色的光从天而降,落入白衣老者的身上,微阖的眸子霍然掀开。

    便见白色的衣衫翻飞,黑白交错,众尸摇摆。

    蛾妖巨大的虚影在空中若隐若现,两只小鬼紧随两侧,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宛如孩童,一左一右皆与那黑影的跟随斗作一团。

    强大的气流将一群人和众尸吹得摇摇摆摆,苏染分神看了一眼愣住地仇三,怒其不争地道,“还不快将人带出去!”

    仇三被这携着威压的一声震得头昏脑涨,双手下意识地接过苏染丢过来的燕娘,拽着人就往深处跑,其他人见状,随葫芦画瓢的一串跟了进去。

    来时的路已经被封死了,往里面走。

    还可能有一线生机。

    倒是还不傻,苏染勾了勾唇,收回释放出的最后一抹神识,全力放在眼前这个巨大的黑影身上。

    这是一只成了气候的僵尸王,与苏染以前所见不同,它的本体上竟还有一丝龙息。

    虽然仅仅一息,却已经强过同阶的尸王几倍。

    如今他痴缠住苏染,不断地发出荷荷的声音,连带着苏染的三个护体灵宠也被他的威势压得东倒西歪。

    苏染不敢大意,一只手扣在胸口处,那里隐隐发烫。

    不过她发现她竟然听懂了这只尸王的尸语,“还我宝珠!”

    宝珠?

    苏染微愕,“什么宝珠?”

    “人类,莫装!”

    浑厚的声音传来,手下却未留情。

    苏染因着先前救燕娘硬挨了它一掌,此刻手腕上隐隐作痛,胸口处的阴阳珠发出幽幽白光,一瞬间苏染福灵心至。

    莫非是阴阳珠吞了那颗碧幽珠?

    方才她的元神追着阴阳珠,行至半路就感应到肉身所处的环境有异,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阴阳珠本就与她的元神相连,元神突然归位,几乎是同时那颗珠子如一颗流星般的窜了回来,融入她的元神。

    那道黑影亦是如影随形,双方眨眼就过了数招,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检查自己的元神。

    如今对方势在必得,杀气腾腾。

    横竖不能善了了,她苏染也不是烂好人。

    进了口袋的宝贝,焉有随意放弃的。

    昏暗的洞府里阴风漫卷,腥臭的气息越发的刺鼻。

    苏染单薄的衣角被扫起一股弧度,那张素来柔和的眸子一瞬的冷厉,万千银白的丝线顺着她后背的肌理从阴阳珠的方向延伸了出来,白色的光线如同闭合的巨大菊花一下子就将那只尸王笼罩了进去,尸王身体上溅起的墨色液体与白色的丝线缠斗在一起。

    对方没有焦聚的眼珠子忽然动了一下,包裹着的尸身终于发生了变化,下半身竟化作了巨大的龙尾。

    “来了!”苏染的瞳孔一缩,心神一动,腰间的乾坤袋瞬间射出了九枚铜钱,稳稳地嵌入龙尾与腰身结合的位置,就听一声长啸,苏染的身子被一道强劲的巨力扫到了一块巨石上,后背的钝痛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全身都好似散了架,苏染一只手强撑着站了起来,视线前所未有的警惕。

    这可以说是她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了。

    尸王发出荷荷的声音,身子忽然一矮,就从半腰截成了两段。

    没有了上半身的供养,那黑色的巨尾瞬间化作了一段白骨,跌落在地上,滚落在苏染的身前。

    看着那段龙骨,苏染的身子蓦得一松,抬手摸了摸唇角那一缕血丝,翻手之间,将乾坤袋对准了地上,将东西收了起来。

    阴阳珠落在了她的手心里,一颗幽蓝色的小珠子被它吞吐了出来。

    正是方才那碧幽珠,苏染勾了勾唇,“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吧?”

    她转身看向地上那半截还在苦苦挣扎的尸首,抬手点燃了一张黄符,“魂归魂,土归土,清平盛世不该是你出现的时候。”

    “荷荷!”失去仪仗的尸王忽然往洞府的深处望了一眼,就听一阵呜咽声传来,还有女尸的嘶鸣声,围绕着阴阳珠的幽蓝珠子颤了颤,不过有阴阳珠拘着,挣扎了几下又安分了下来。

    这片刻的功夫蛾妖也凑了过来,心有余悸地道,“这世间竟还有龙身半妖!”

    苏染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半妖很奇怪吗?”

    蛾妖被她一噎,顿了顿,“那能一样吗?真龙血脉岂是常见的?如今世道凋零就更少了。”

    说完又有些艳羡地看了苏染一眼,“其实你关着我,倒不如大家做笔交易。否则这龙骨在你这里也是白白浪费!”

    蛾妖胸有成竹,苏染冷哼了一声,直接用青龙佩将她收了起来。

    依稀还有蛾妖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你这冥顽不灵的老糊涂,为个魂飞魄散的臭丫头得罪我们佛宗值得吗?”

    苏染不答,反手整理了一下衣袍,踏着箫声信步往洞府的深处走了去。

    倒是生出了几分豪气来,两只小鬼几乎同时化作两道绿色的雾气钻进了苏染随身的符囊中。

    ……

    没有了那些僵尸,整个洞府寂静无比。

    苏染的脚步在最后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

    咯吱一声,门无风自开。

    里面的人听到声音齐齐地回过头来,才这么片刻的功夫,里面已经分成了三派。

    不过苏染还是透过层层人群,一眼就望见了那坐在高座上的陈天师,对方有些嘲讽地看了她一眼,“你瞧,这就是现今的世道,只有这些东西才最实惠!”

    陈天师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从一旁的箱子里抓出两个金元宝把玩了几下对苏染说道,“怎么样?我先前说得你若是愿意,这一切还做数!”

    一旁的王警官等人闻言脸唰得一下白了起来,方才那个东西多厉害,他们是见识过的。

    这才不得不得罪仇天师,现在这位陈天师又变了想法,他们一群普通人对上三个天师,无异于白送性命。

    “陈天师!您方才可不是这么说的!”王警官忍气吞声地道。

    “哦?我方才说什么了?”陈天师拿着那根箫缓缓地从位子上起来,对苏染道,“你一介女修能破了我的杀阵,走到这里着实不容易。我怜惜你是个人才,方才说的话也都是真心实意。你若是同意,我甚至可以网开一面给这些孩子们解药,财宝咱们五五分如何?”

    大厅一瞬的寂静,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地望着苏染,就连仇三也忍不住向前一步,低声唤道,“前辈!”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