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是旁门左道
第46章 分不分?
作者:剑如蛟
        不该拿的不拿,该拿的分寸不让。

    这是莫离还在白登山上的时候就老是听到的一句话,据说这是谢谦的口头禅,也自然是所有白登山上杀才们的口头禅。

    凤娇鸣背后是苍天会,具体多强大莫离不清楚,但他知道等闲张昌是不想去招惹的。可这并不代表张昌就怕了苍天会。

    “战利品?啧啧,你们的战利品有些丰厚啊?”

    “怎么?你有意见?”

    “......”

    张昌脸色阴冷,双眼寒芒烁烁,双拳紧握。苍天会他的确不想惹,但要是苍天会敢不顾规矩黑吃黑,那他也无需顾忌什么,谁生谁死拼过之后才晓得。

    紧张的气氛让莫离也绷紧了神经,手背在背后已经捏住了两枚符咒,准备一旦打起来自己先溜远点,然后再折回来想办法帮忙。

    反观坐在石头上的凤娇鸣就淡定很多,脸上的笑容甚至都没有褪去,只是耸了耸肩,动了动脚将脚边的那个红色的包袱踢了一下。

    包袱滚动,飞快散开外面的包布露出里面的物件。

    人头,血淋淋的,两个,而且面容清晰明显是摘下来后稍微擦拭过面部的血迹。

    白寺季和白恺威。

    “他们?!你......”张昌身上的气势猛的一变,右手一摆就将身边的莫离往后推飞十多米远,示意离远点。

    “呵呵,原来你们这些魍魉也会紧张啊?不要担心,我只是在向你表示其实你所谓的战利品里也该有我的一份。”

    “你在威胁我们?”

    “不,只是在告诉你事实。你们不会以为就这么截了白家的胡,而白家会毫不在意的放任你们离开?还是说你们觉得靠着两匹马的脚力就能快的过白恺威的飞梭?”凤娇鸣扬起手,掌心一枚三寸大小的金黑色相间的梭镖。

    “你杀了他们?”

    “当然,脑袋不就你面前吗?所以你觉得我是不是帮了你们大忙?所以你手里的那些邪核是不是应该有我一份?都说你们魍魉讲道理,你不会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吧?”

    弱女子?这句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也不怕地上的两颗人头飞起来咬死你!

    莫离站在后面十多米处心里疯狂吐槽,他清楚凤娇鸣甩了两颗人头出来那就表示今天这事儿只能是两个结果:要么分赃,要么火并。

    张昌估计也在心里飞快的盘算,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一时间也没说话。

    “呵呵,哑巴了?你不说那我来说。你们的任务是在我手里面接的,我会帮你们抹平这个任务,余浩申死了然后他的儿子我也已经派人去处理掉了。所以这箱子邪核现在其实是无主的东西。

    嗯,六十颗对吧?我刚刚才远远的看到了。都分了吧,咱们一边三十颗。如何?”

    张昌想都没想直接摇头拒绝:“任务不能就这么抹去,我会去下一个城中的苍天会据点完成邪核的交接,结束任务。”

    “啧,你们都这么死脑筋的吗?我都说了会帮你们抹平,你们这是不信我?”

    “对。”

    “......”

    场面不单单是满满的火药味儿了,还特别的尴尬。凤娇鸣在张昌眼里就是美女蛇恶毒而危险,才不会因为对方的美艳而说软话,更不能三两句就坏了白登山的规矩。

    “你信不信我能在五息之内杀了你。”凤娇鸣声音甜软。

    “你信不信只要你敢动手,不管你杀不杀得了我,你都一定会死。”张昌毫不示弱。

    ......

    又是沉长的沉默。

    后面的莫离看得颇为紧张,他明白其实张昌和凤娇鸣都不想动手的。但凤娇鸣似乎对邪核需求迫切不愿就此放弃,而张昌也不想轻松妥协。

    僵持的结果只会的爆燃。

    也不知为何,或许是地上那两颗人头,莫离的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要比张昌厉害,甚至是厉害得多,真要是打起来张昌不但会死,就连他自己的小命也难说。

    “这是我们的战利品,不可能分给你,这不合规矩。”逼不得已莫离只能壮着胆子走了回去,站在张昌身边,语气强制镇定的打破了窒息的沉默气氛。

    唰唰,两道目光瞬间落在了莫离身上,两股强大的压迫力让莫离好不容易才没被压趴下,咬了咬牙,才勉强站定。

    张昌或许是反应过来,飞快的收回了气势,凤娇鸣耸了耸肩也跟着收走了气势,但好奇的看着莫离。她很好奇为何么张昌会带着一个孩子出来任务,最开始带着黑纱斗笠的时候凤娇鸣还以为莫离是一个成年的侏儒而已。

    “不合规矩?呵呵,小郎君,那依你看要怎么才符合规矩呢?”

    莫离绷着脸,好险才没腿软,他感受到凤娇鸣眼神里的那一抹锐利,跟刀子一样似乎随时能扒了他的皮。

    “该拿的拿,不该拿的不拿。这就是我们的规矩,也是我们的行事准则。坏规矩,就是坏了名声,这不是几颗几十颗邪核能抵消的,希望您能明白。”

    凤娇鸣撇了撇嘴,说实话,这孩子的一番话倒是不无道理,邪核和魍魉们在业内的信誉比起来的确不是那么重要了。不过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能有这番见识?怕是平时的耳濡目染吧?

    “我说了,我会帮你们抹去任务的影响,不会对你们的信誉造成任何损伤。”

    “您还是没明白吗?规矩!这是我们的规矩,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是吗?那就没得谈喏?”

    “不不不。我们或许可换一种方式,比如说交易。”莫离越说越是顺畅,似乎回到了当年在民宗局当科长的光景,脑子里的点子飞快的闪过,条理越来越清晰很快便连成一条线。

    “呵呵,交易?用什么?”

    不说凤娇鸣觉得稀奇,连听着没做声的张昌也疑惑了看了莫离一眼。怎么就扯到交易上呢?咱们白登山和这鬼女人能有什么交易?

    “用你从白寺季手里拿到的东西和我们交易。”

    “哦?六十颗?”

    “不,只能是十颗。”

    凤娇鸣笑不出来了,眼睛微微一眯,含煞道:“小郎君,你是在耍我是吗?”

    莫离摇着头摆手道:“您别急,听我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