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玩手游
第076章 给袁术的信
作者:疯子超人
    骑兵难道不是最贵的么?

    人家元戍弩手战斗力难道差么,招募要的钱也不过是羽林骑兵的一半不到,你魏武卒凭啥这么吊?

    不行,得招来一个看看!

    刘琦沉着脸,默默招募了5个魏武卒,命他们即刻来见。

    一炷香左右之后,五个身高八尺,膀大腰圆,装备齐全的士卒整整齐齐跪在下首:“见过主公!”

    刘琦沉默。

    半晌,无力挥手:“下去吧。”

    士卒每人标配重甲、长戟、佩剑、大盾、强弩和50弩箭,加上人人至少八块腹肌,背着以上这些装备都能够一天之内急行军一百里。

    也难怪贵到令人发指……

    “算了,至少没有踏白军那么夸张,肝上一肝还是能规模化的。”

    刘琦自我安慰着,一低头,正对上吴起漆黑的眼睛。

    “卧槽!”

    饶是刘琦已经身经百战,还是直接被吓得跳起来,见鬼了似的:“醒了怎么不说话!”

    吴起估计也没想到刘琦会是这反应,愣了一秒,接着苦笑:“这位将军,吴起乃败军之将,又有什么可说的?”

    刘琦:“……”

    世上最尴尬的,莫过于对我来说是游戏,对你来说是战争。

    对上吴起低落中又带着自责的眼神,刘琦居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虚。

    不过,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吴将军,可愿跟着我建功立业?”

    吴起又是一阵苦笑:“将军宽宏,还愿意启用吴起这等战俘,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说着,吴起站起身,朝刘琦郑重行礼。

    “属下吴起,拜见主公!”

    刘琦欣慰点头,刚准备勉力一番,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等等,不能叫这个名字!

    在霍去病上心软了一回已经带来不少麻烦了,至今小霍还是每自我介绍一次就要被喷一次,真是好不尴尬。

    “吴起,你既然跟了我,不如换个名字吧!”刘琦沉思半晌,“就叫吴升,表字启高,如何?”

    以游戏武将的忠诚度,改个名字自然不是什么大事。

    吴起,不,吴升倒头就拜:“谢主公赐名!”

    刘琦非常满意,嗯,我还是很有文化的嘛,看起的这名字多好。

    不过没有魏武卒的吴起是没有灵魂的吴起。

    刘琦咬咬牙,把剩下的资源全部扫光,倾家荡产一次性招募了800魏武卒,一来资源不够,二来好像自己的等级又有了限制,魏武卒也只能够招这么多。

    若是能够多招募,就是从现实中像办法,都要再招募一些,至少凑够1000人的队伍。

    没办法,步卒总归不如骑兵灵活,如果不能成阵的话,单兵再精锐也只能白给。

    “明日你就领着800魏武卒,以慕名来投奔我的名义,到我军营来!”

    “诺!”

    搞定了吴升和魏武卒,刘琦满意的同时,心痛得简直无以复加,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资源啊!

    “算了算了,赚钱就是为了花嘛。”

    “不过老子打柴桑,可都是为了刘表那便宜老爹,这仗打完了,一定要让他把我损失的资源全给补上!”

    刘琦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暗自发狠。

    至于剩下能召唤到现实的1200兵额,刘琦本能的空置下来,需要的时候再说吧。

    这次就险些着了道,幸亏之前没乱花“钱”……

    ——

    次日一早,刘琦军上下震惊于一个叫吴升吴启高的武人带着800重甲步卒来投奔大公子,而远在寿春的左将军府上,袁术并麾下文武,也震惊着另一件事。

    袁术的桌案上,一左一右摆着两封信,一封是来自于纪灵的军报,另一封,则是刘琦按照郭嘉的嘱咐写的亲笔信。

    纪灵报的自然是有三万余不明动向的大军出现在柴桑城下,军队该如何行动,需要指示。

    刘琦的信就简单粗暴多了,就一句话——我麾下一私将久闻袁公麾下猛将如云,特来讨教,问袁公账下猛将是否敢和他一决高下!

    所谓私将,就是没有正经出身,只属于刘琦幕府的私兵将领,地位低下。

    而袁术割据一方,手下大将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有封官,最小的也能捞着个六百石的别部司马,叫得上名字的,至少也得是个杂号将军。

    要知道刘琦本人,除了巴郡太守的官职外,自己也才是个杂号将军!

    这是明摆着看袁术不起,才要用手下一个私将,而不是他爹麾下正经的领兵大将,去找袁术部下的猛将——直说吧,就是纪灵——单挑。

    不仅如此,还光明正大的写了信,问左将军你敢不敢,要是不敢,咱也不强求!

    不得不说提出这个建议的人,还真是对袁术其人了解到了骨子里。

    要知道这是个因为部下擅自把军粮散给穷苦百姓,就质问“足下独欲享天下重名,不与吾共之邪?”然后把人砍了的奇葩。

    所谓重虚名而轻实务,不是说说而已。

    “刘琦小儿,欺人太甚!”

    袁术气得额头青筋暴起,恨不得一刀砍了那刘琦!

    而此时袁术麾下的文臣武将,也正因为这两封信吵得不可开交。

    一方认为此时应该以豫州战事为重,什么刘琦张琦的,没听说手下有什么名将,兵又不多,直接无视之!

    一方则认为虽然豫州战事重要,柴桑却也不能不防,应该命纪灵主动出击,吃掉这一小股由万余正卒和两万辅兵组成的部队,防患于未然。

    持第二种意见的又各自分为两个阵营,一方主张兵者大事,不该重视刘琦那封信,要信任纪灵,该怎么打就怎么打,等把人全部灭了,还愁左将军会丢脸吗?

    一方又认为,那刘琦不过是个嘴上没毛的小辈,没听过有什么战绩,上次能赢孙贲不过是运气好。然而既然孙贲已经败了,那刘琦又不把左将军放在眼里,纪灵就应该为左将军分忧,答应刘琦的主张,教教他什么叫做左将军麾下的名将!

    至于那敌军部队,拼完将,纪灵更可以趁着对方士气低下的时机,一口吃掉嘛!

    当然,不管是哪一派,有一点属于共识。

    那就是大部分兵力要用来盯着豫州,同时防范曹操,纪灵那里三万精锐足以,实在不够,还可以征派城中百姓嘛,援军是不用派,也没有的!

    袁术是一会儿觉得这边有道理,一会儿觉得那边说得对,争论了一个上午也没拿下主意。。

    所谓“无断”,看来也不是开玩笑。

    郭嘉也是料定了袁术账下的无谋和袁绍的弱点,这封信,让袁术比吃了只苍蝇还要难受。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