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小说 >  仙余记
卷一:望星河 第二十二章:意气赌斗(一)
作者:鱼语渔
    如今青云峰上与外界发生的这些事情韩冬自然是毫不知情的。

    这日,清早丹峰之间晨钟振鸣。

    在静室之中修行的韩冬睁开双眼,感受着庚字静修室内被灵阵引聚而来的浓郁灵气,倾吐出一夜修行的浊气。

    自从那日与黄昊见面之后,已经过了十余日,今日就是与那钟灵儿在一月前约下的赌斗之期!

    在黄昊给了他那含有一千五百兑换点的箭牌后,他就暂停了夜间抽出时间到寒水潭采摘寒霜草的安排了。得益于这一大笔兑换点,他将全副心神完全沉浸于修炼之中,几乎将自己除了膳食之余的时间全都耗在了静修室上了。

    若非长时间的修炼消耗神念过大,会导致修行效率大幅下降,必须每日进行一两个时辰的休憩沉睡以恢复神念,他真的打算没日没夜地闷头扎进静修室中。

    如此苦修,换来的效果自然也十分明显,他已经在前日讲经堂测试时正式进入了三层境界。

    堪堪一个月的时间就将灵膜消弭三层,对其他修童来说可谓十分震撼。

    要知道除了受丹峰的修童院落内修炼限制,并且也是自己有意放慢修行速度的黄昊不论,他就是除了那位徐真真意外,目前这几位修童里修炼速度最快的了。

    虽然说也有灵膜越到后期,消磨的难度也会逐渐增强,会随之降缓修行速度,但是这般成绩也足以让其他人咋舌了。

    毕竟,这里几位修童明面上来说,表现得最为天赋异禀的那位木讷少年张蛇宝也花了近两个月才到的三层。

    紧随其后的就是黄昊了,由于他是有意控制自己修行速度,实情就不得而知了。

    钟灵儿与那位周鱼则是用了差不多三个月,如今来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了,还只是初入六层。周鱼因为比她来得早一个多月,要稍好些,已到七层。

    这些时日以来,或许是韩冬带来的压力,各位修童在修行时都有意识的勤奋了许多。

    出了庚字静修室,他左右一打量,其余三位都还在静修当中,黄昊由于箭牌交给了韩冬,所以这段时间都并不在静修室修行。

    朝钟灵儿所在的葵字静修室看了一眼后,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韩冬这才朝着小院外西南方向的火炎晶洞窟行去。

    来到火炎晶洞窟前,韩冬四处略一打量没有发现黄昊的踪影,皱了皱眉,低头朝着滚滚不绝地冒出炙人热浪的洞窟走了进去。

    过了洞窟内的火炎晶铜兽所在的高大空旷石室后,顺着左手第一条甬道继续往里走。甬道内一片暗红,这是因为四周的火炎晶矿石发出的暗红光芒,越往洞窟深处去,光芒越显得黯淡猩红。

    在连续穿过了两个规模比第一石室小上许多的矿窟后,韩冬已经达到此刻体魄承受极限了。据黄昊所说,此处应该还是火炎晶洞窟的中心区域,下一个石窟处就是核心区域了。

    只是行到此处韩冬已然无法前进,在内心很是叨叨了几句变态之后,他扯开嗓子大喊:“黄日天!黄~日~天~”

    不久后,从深处甬道略带不满的传出来一道瓮声瓮气的嗓音:“韩冬,你鬼叫什么?”

    “嘿嘿哈,我这不是进不去嘛,只能山洞传音了。”

    “出去再说。”一道矮壮结实的身影从前方洞室转出来。

    两人来到火炎晶洞窟门口,也不走远,就在洞口空地上席地相对而坐。

    黄昊接过韩冬丢过来的箭牌,看也没看塞入怀中,说道:“你想好等会儿与灵儿的赌斗如何做了?”

    韩冬好整以暇地拍了拍粘上枯草的衣摆,笑道:“要我故意放水是不可能的,相反,稍后的赌斗我会全力出手。”

    黄昊眉头轻轻皱了皱,凝眉看着韩冬,却并没有出言打断,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黄日天,你有没有想过,今日之事后钟灵儿在这修童院落将会如何自处?”韩冬没有直接说明心中打算,反而先问了黄昊一句。

    “稍后赌斗我自会在场,只要护着不由你过度羞辱于她,我自会之后慢慢安抚她的心绪。”黄昊虽心下有些疑惑,却也坦承相待。

    从他选择去找韩冬协商开始,他就已经在思虑这个问题。

    毫无疑问,以钟灵儿那种自尊与个性都是极要强的性子,一时挫败对于有些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对她来说可能就是一次严重的打击。

    如果不是山里有规矩约束,其实,他会选择更加简单直接的方式解决韩冬与钟灵儿两人的矛盾。

    韩冬盯着黄昊,脸上收起轻松之色,问道:“我能明白你的用心,可是,你为钟灵儿想过没有?”

    “嗯?”黄昊脸色隐隐已然有了些不耐,他要是不曾为钟灵儿着想,为何要做这么些浪费时间的事情?

    韩冬似乎并不在意黄昊面上流露出来的不满,继续说道:“你或许实力比我和钟灵儿强,但是,也正是这种强,让你相信了下意识里的选择。不管你处于何种考虑,你表现出来的始终是一种保护钟灵儿的姿态,那你想没想过,钟灵儿她愿不愿意接受你这种保护式的姿态?”

    “你什么意思?”黄昊的语气中隐隐带了些怒气,如果韩冬是此下想要反悔,即便违反门规,他也会选择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这事。

    “先别忙着动怒,我既然答应了帮你,自然会做到!只是我认为你之前说的方式不妥,或者说对钟灵儿不妥,”韩冬语带真诚地看着黄昊,见他没有打断自己的意思,便继续讲述自己的理由,“钟灵儿那天在膳堂对你说的话,你可能听得多了不以为意,但是,我却是记得的。”

    黄昊回想了一下,那天钟灵儿所说之语,眉头慢慢锁了起来。

    “黄昊!你这声公主我可当不起......”

    “你心里想的什么,我知道!我不稀罕!”

    想到此处,黄昊原本就沉凝的脸色愈加沉重,心下已然有些乱了。

    韩冬看了眼黄昊,低沉着嗓音接着说道:“我对钟灵儿了解虽然不及你,但是起码我能够看出来她说的话是真是假,她并不傻,你认为很多瞒着她的事情,其实她是能感觉到的。你越是在她面前保持这种保护姿态,她其实越抗拒和自尊受挫。”

    “你,继续说。”

    “钟灵儿既然出身王家贵胄,自然还是有其心气的,骤然被你压上一筹,心里的苦闷你却是能感受却怎么也体会不来的。你做的越多,或许越会招来反效果。赌斗之时,你就不要在场了。”

    “那我如何信你?”黄昊深深地看了韩冬一眼。

    “那你为何找我?找我之时你不是就已经选择相信我了吗?更何况,我与钟灵儿本就没有解不开的仇怨,你选择真诚以待,我自会投桃报李。”韩冬挺直身躯,丝毫不惧地迎上黄昊的目光。

    黄昊盯着韩冬稚嫩却认真的脸庞,沉默了许久,方才缓缓开口道:“好!我信你这一回,但是你还是得告诉我你准备如何做。不然,我始终放心不下。”

    韩冬回复先前的坐姿,笑着开口道:“先前我便说了,我会用尽全力毫不留情地与她相斗,她在世俗有多少骄傲,我就将她的骄傲全都打散!”他认真的盯着黄昊,声音严肃神情认真,“如果不能早点让她认识到这一点,修行路上,靠她自己始终是走不了多远的。况且,在我看来,你护得越多,对她对你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在韩冬说这番话时,黄昊一直盯着韩冬的双眼,试图从韩冬眼中找到哪怕一丝的图谋和闪避,却发现对面这个年龄不大的小子眼中只有诚挚。

    这一刻他终于放下心中的怀疑,从枯草地上站起身来,认真地向韩冬扶手一礼:“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是为了帮助灵儿,而不是有意羞辱于她。我同意你的建议,我黄昊记你的这一次情分。”

    韩冬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笑道:“你不用那么认真,我也是拿了你的好处的。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你没有先入为主地将我视为敌人,而且能够放下身段来找我协商。所以,你完全不必这样。”

    黄昊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既然这事儿已经议定,他选择了信任,那就不会心中再有怀疑。他眼神复杂地看着韩冬,缓缓说道:“韩冬,我是真的有些不明白。明明你比我还要小上一两岁,为什么思绪会如此深沉?”

    韩冬朝着黄昊一笑:“我这人遇到事情总喜欢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深入思索,这已经是一种习惯成自然了。而且,我很珍惜你的善意。黄昊,在我心里,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黄昊略带迟疑地望着韩冬,轻声开口:“看来,你也有一些故事,难怪看起来半点儿不像是个正常小毛孩。”

    “正常人?正常的孩童哪会在五六岁的时候连一个玩伴都没有?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没有踏出家门一步,从小就被父亲以保护的名义强制要求做许多事情,连哪怕一个可以诉说的人都没有。其实你对钟灵儿,真正忽略的其实是她在这里,每一日都在煎熬着。”韩冬抬头望着初升的朝阳,幽幽地说道。

    黄昊所有所思地看着韩冬,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确有他过人之处。他与韩冬不同,他不是那种善于言辞的人,从小父亲教会他的事永远是行动在前!嘴上的活儿,能说的少说,能不说的就别说。

    顺着韩冬的视线望去,远处天边,刚好钻过山头封堵的自东方跃起的金光铺洒在两位少年郎身上,金碧灿然,晃眼得很。

    ……

    “黄日天,实话实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钟灵儿?”

    “……”

    “她那脾气可不好,这你也受得了?”

    “滚!”

    ……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