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爱情让我昏了头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作者:是以江妩
    要想守到位尊贵的大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当他可能出现在两个地方时。

    汤晓晓为找到裕达的影院花了不少力气,不过这两家似是由一家建筑队来建设的,里面连每一个弯道都一模一样。

    来回走了两趟,汤晓晓彻底摸熟了路线,没了什么能引起一个人兴趣的,汤晓晓便愈发的无聊起来,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早,汤晓晓闲适的靠在电影区的休闲沙发上,一页页看着自己从姜凤林书架上抽出来的书。

    这一本原先只是为了夹东西方便才留在了包里,最开始汤晓晓都没想到竟然会因为一个人滞留在天海这么久的时间,但但都留下了,汤晓晓也只好继续自己的守人大业。

    浅笑着和看过来的服务员打了个招呼,这两天汤晓晓老是在影院外晃着,既不看电影,也不是等人,熬过一段的尴尬期,汤晓晓也不在乎这些偶然遇见的人到底是怎么想她的。

    等这次延定的房间到期,不管有没有等到人汤晓晓都打算要离开天海了,在酒店住着,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到归属感。

    他们到时候应该也快回来了,到时候再有什么需要,还是直接讲明白会比较达成一些,像姜凤林告诉她只要想办法见林稼和一面就可以,理由还是林振威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她有点像自己的母亲,这样的话她可从没听人讲过。

    什么是见一面就能解决,那这个世界以后都直接刷脸就是,反正信息传输远比像她这样守株待兔的笨法子要好得多,只是若真是那样,那就不知道到时候的信息隔离墙,是又会发展到多么繁荣的时代。

    总会有不想见的人,但现在的世界对有些人来说,终还是太小了些。

    看了一下午的书,汤晓晓因为要时不时的抬头注意下有没有自己要找的人,虽然翻过一部分,却又记不清里面到底讲了些什么,汤晓晓揉着有些犯晕的额头,扫了眼手机,又到了一天的开饭时间。

    随便在周围找了家面馆吃饭,这样的日子虽然才不过短短三天,可汤晓晓好像已经像这样了许久一样,对此毫无半点热情。

    咬着自己最后打包的一根奶油玉米,汤晓晓在考虑要不要换一家去试试,反正都要守的,那一家还离酒店近一些,等的晚了,回去也不会害怕。

    正当汤晓晓一边咬着玉米一边往外面走着,手机在手里被轻轻地拨弄,眼睛看着地址选好自己的上车点,正打算按下确定,周围慢慢擦身过去一堆人。

    刚开始并不多,一老一小,若是平常汤晓晓也不会注意到他们,但是现在,在这两人过去没多久,很快就有五六个轻壮的年轻人快步追上了上去,等看到那两人以后,这才放慢脚步,装作漫不经心的在看着橱窗里展示着的商品。

    “他?”汤晓晓把刚才过去的老人和自己手里不多的照片对比一番,要说是同一个人的话,汤晓晓还是觉得不太确定,那两个人走的匆忙,连个近照都没给她留下,唯一能在网上搜到的照片,不是西装革履的精英派头,就是休闲西装参加活动,这和刚才那个穿着家居服的老人,真的是一个吗?

    而且比起照片里那个精神饱满,自信干练的老企业家一比,刚才那人更像是午后出来散步的老头,一手牵着自己小孙女的手掌,颤颤巍巍的跟上那女孩的心思。

    “一会看完我还想再添两件衣服,快春天了,又没衣服穿了。”女孩嗔怨道。

    “逛吧逛吧,老头子我反正没事,今天就由着你一回,不过一会等回去了,你可得再给我做一道中午那鹅肝尝尝。”

    “林叔你不怕被黄医生知道啊,我中午给你做那一桌子,顶了多么大的风险你知道吗?要是被黄医生知道我肯定要被骂的,而且林叔你也是该注意下,喜欢吃也不能顿顿都吃,你最近血脂是要严格控制的,你到底记没记住。”

    “哎呀,这不是有你吗?再说哪里顿顿那么严重,你过几天走了我怎么吃饭都不知道呢,就是想……”

    汤晓晓站在入口看着两人票都没检便入了场,消失在弯角处的两人已经看不见,可汤晓晓仍睁着眼睛看着那黑洞洞的方向。

    “威霆的林稼和董事长是拄拐杖的吗?林振威也没说过啊?难道以前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刚才那女孩是谁?她喊那老人林叔,应该没错吧?除了身形其实五官还是挺像林振威的?所以那到底是不是林振威他爸爸?”

    汤晓晓梦游一样的坐回休闲区的沙发,不确信拿出手机里存下的照片一遍遍照着记忆回想着,是不是那个人?

    汤晓晓又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近八点了,虽然不知道那两个人是看的哪一部电影,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出来,但既然难得遇上一个有可能是的人,汤晓晓也不想就这样错过去,至少也要等她确认了这位老爷子不是才好继续自己的事业去。

    有大概的等待时间远比不知道自己要等多久更让人觉得轻松,汤晓晓连看书都觉得比自己下午时看的要有趣得多,等时间差不多,汤晓晓便把书收起来,专心的盯着那唯一的出入口,刚才那两个人从这里进去,一会到时间,一定也会从这里出来。

    说不定他们还会在这里多留一会,汤晓晓想起刚才老人身边那女孩说的,她想要新办些春装,在看衣服的时候,也许正是一个好机会。

    但那人身边跟着的几个男人怎么办好,汤晓晓可不确定那些人真的打算把自己扔出去时她还能反抗什么。

    智取?汤晓晓看着进出口愣神,若真是他,那她该和他用什么话来开头。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若这老爷子真的是林振威的父亲,那以后怕不只要见这一面的,毕竟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不管是想在纹舟还是威霆里混下去,这个老人家,还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人物。

    “正想着,进去许久的两个人终于走了出来,汤晓晓看了下手机,已经是马上十点了,一部正常的电影时间,这两个人还真是来看电影的,汤晓晓盯着慢慢往外走着的两个人,等他们下了电梯,汤晓晓也不由起身跟了上去。

    “林叔,你进来帮我一块瞧瞧吧,上次你选的那身衣服,可是被很多人都好好夸了一通。

    “那是因为你穿着好看,那就是件衣服而已,我挑的和你挑,都会被人夸奖的。”

    话虽如此说着,老人还是由着女孩拉着他进了那家店铺,汤晓晓靠在围栏上装了半天路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也跟着走进了店里。

    当汤晓晓胆战心惊的穿过守在门口的几个年轻人时,每一步都像是穿过刀山火海一样的煎熬着,尤其当里面有人开始注意到自己时,汤晓晓知道自己被看的打了个冷颤。

    要被丢出去了!

    汤晓晓紧攥着拳头停在门口,抬头看着忽然转过身来盯着自己的男人,强忍着回看了两秒,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脚跑开了那人的视线。

    进来了……

    汤晓晓侧头看着自己耳边换上的一声“欢迎光临”,清新的味道里像是藏着一种让人舒服的柔和,在味道上轻轻的抚着汤晓晓刚才还不住跳动着的心。

    “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服务员柔声的问着。

    “那……我……我想看看春装,”汤晓晓环视一圈店里,正常的店面被错落的衣服挡着,除了自己身边和柜台前的两位服务员,汤晓晓竟然没找到刚才进来的两人。

    “好的,请跟我来,”直到被那小姐姐领到春装的货架前,汤晓晓还没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可心里正想着找人的汤晓晓,这次倒是没有失望,里间的一个小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专心看着杂质的老人家。

    是他。汤晓晓凝神盯着那老人半露着的面容看了一会,这幅专注的样子,倒真真与照片里的那人十足的相似。

    “您……”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汤晓晓的窥视,顺着声音转头看去,跟着自己的那服务员正忍着满脸的无奈保持礼貌的问,“您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额,不用……不,那个能不能麻烦问一下,“汤晓晓刚摆手想不用麻烦别人了,话刚要说完,又忽然想起,也许这人能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呢,若真如此,倒省了她办出件认错丢人的蠢事。

    “就……就坐那边的那个老爷子,是不是他,威霆集团的林稼和董事长,你认识的吧?”汤晓晓满含期待的看着那皱了皱眉的小姐姐,想要转过头去看看那人,又怕自己动作太多被人怀疑。

    “小姐,这……不符合我们这边的规定。”服务员无奈的在汤晓晓的示意下压低声音,其实那老爷已经被这边的热闹吵得看过来了,只是汤晓晓正背着身子,没有瞧见那背后的动静。

    “不是,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我就是有事想见老爷子一面,但是,但是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林老爷子,小姐姐,你帮我一回,那到底是不是?”

    “啊?”服务员被汤晓晓这一通话讲的更觉尴尬,刚想说想见林老爷子的就没有说自己没事的,但眼睛瞥见坐一边的老爷子已经悄悄地点了点头,那服务员便也不再硬抗,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汤晓晓的猜测。

    见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目标任务,汤晓晓惊喜的差点一下叫出声来,眼睛瞧见服务员看着自己满脸嫌弃和无奈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忍住那雀跃的心,笑着送走了服务员。

    汤晓晓转回身子偷偷看了眼那小沙发,见人还在那稳稳的坐着,躁动的心终于跟着平息下来,汤晓晓装作正在挑选衣服,时不时的就往沙发那看上一眼。

    再耽误下去人就该走了,汤晓晓一遍遍的告诉着自己,但是汤晓晓还是想不到自己到底该怎么和那位大佬搭上话。

    说她是姜凤林的女朋友?这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

    说他是林振威的朋友?林振威连最近老爷子的活动安排都不知道,她这么说不知道会不会被打啊?

    那……说……说她是……

    “林叔,你看这身怎么样?”女孩清丽的嗓音高高的传过来,汤晓晓也被那声音引得抬眼看了过去。

    “不好不好,”林老爷子放下手里的杂质,“这颜色不衬你,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颜色了?”

    女子听见老人的话不高兴的撇了撇嘴,“那我让你帮我挑你又懒得动,而且这颜色怎么了,我看我妈穿出来挺好看的,特别有女人的魅力。”

    ”你能和你妈比吗?她的魅力你这丫头还是在修炼上几年吧,去,找两件颜色亮点的衣服去,小花儿就该开的漂漂亮亮的,哪像你,净挑些我都看不下去的试!“

    赶走了女孩,汤晓晓也被老人的话逗得笑了笑,那深蓝色的衣服穿在女孩身上也没那么难看,可老人说的又没错,那颜色对一个如花般的姑娘来说是有些……老气了些。

    但那姑娘是谁?汤晓晓看着那又拿了几件准备进试衣间的女孩,这漂亮姑娘好像和林老爷子关系很好,进去前还对老爷子做了个鬼脸,那姑娘好像也看到了正盯着她看的汤晓晓,莞尔一笑,便藏进了试衣间里。

    是林振威的妹妹吗?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汤晓晓扶着自己手下的衣服慢慢的想着,以前没听说林振威还有个妹妹啊,这姑娘,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汤晓晓正想着,没注意到右边的沙发上已经没有了她关注的人的踪迹,汤晓晓低下眼睛随意的拨了几件衣服,手底下的料子柔软的滑过指尖,却没在汤晓晓的眼里留下任何颜色。

    几分晃神间,一点脚步声听的汤晓晓微微的皱了皱眉,听错了?

    “试试那件白色吧,”耳边响起一人的声音,“你生的干净,白色穿在你身上,一定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