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漫游
第七十八章 梦想破灭
作者:朱巴
    院子最终以一千两银子买了下来,第二天便办好了过户。

    买了房,张少白算是在襄阳有了固定的住处。

    但是,这诺大的院子,总不可能让他自己收拾,那就得有佣人。

    按这宅子的大小,起码得有六七个佣人,各自负责一些事物,才能忙的过来。

    所以,他还需要有人帮他管理佣人。

    这时候,张少白不禁想起了还在临安府看家的福伯。

    系统安排的身份,福伯是看着他长大的,已经照顾了他近二十年,也是他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又或者说他更相信系统。

    于是,张少白给福伯写了一封信,请他坐船来襄阳城,帮自己打理宅院。

    托驿使把信送往临安的家中,之后,他也不管院子里的情况,从空间里取出一条菩斯曲蛇,剖开蛇腹取出紫红的蛇胆。

    这东西他不确定会不会有毒,所以就需要试毒。

    用活人试毒,他还做不来,这院子里除了他也就只有那匹马了。

    稍微犹豫,张少白便往马厩走去。

    张少白一脸‘真诚’的笑容,走到马儿身边,声音温柔的说道:“马儿,过来,本公子给你吃个好东西!”

    “哼~”

    马儿打了个响鼻,摇了摇头,表示不相信。

    “我就是问你一下,没让你回答!”

    张少白依旧笑容满面,他摸摸马儿脖子上漆黑的鬃毛,随后把手放在马儿嘴边。

    马儿温顺的舔了舔他掌心,张少白手中却突然多出一颗蛇胆,马儿还没反应过来,蛇胆就被塞进了它嘴里。

    张少白赶紧捏住马嘴,防止它把蛇胆吐出来。

    但是,让张少白意外的是:马儿吃了蛇胆,只是浑身打了个颤,然后便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根本没有丝毫挣扎。

    又等了一会儿,张少白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松开手,看着马儿的眼睛,发现它的眼睛竟然已经没了神采,像是死了一样。

    张少白咽了口唾沫,心道:“还好我没吃,要不然,这就是我的下场吧?”

    他伸手轻轻在马儿眼睛上抹了一下,想给这匹为自己尽忠的马儿合上眼睛。

    哪知道,“轰隆”一声,马儿突然倒在了地上,随后,它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悲鸣,四蹄疯狂的乱踹。

    幸好张少白在它倒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已经提前跳开了。

    要不然,还真有可能被马儿的铁蹄踹上几脚。

    “这到底是没毒,还是一下子没毒死啊?”

    马儿的反应让张少白迷糊了,看这样子像是中毒了,可是这马却精神头很大,越折腾越起劲了。

    可紧接着,马儿的嘴里又开始吐出了白沫,看样子是真的中毒了。

    “原来真的有毒。”

    张少白心有余悸,感觉良心有些受谴责,这马虽然买回来一年了,才驮着他从襄阳到终南山跑了一个来回,可也算是有点功劳的,如今却被他给毒死了。

    “马哥,你放心去吧,我一定给你打一口好棺材,风风光光的葬了!”

    张少白刚说完这句话,那马就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到马槽旁埋头吃起了草料,哪里还有中毒将死的样子。

    张少白:“……”

    虽然过程很古怪,但是结果让张少白很满意,至少,这蛇胆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

    既然如此,张少白便不再犹豫,从空间里重新取出一条菩斯曲蛇,剖开蛇毒取出蛇胆,就往嘴边送去。

    “呕~”

    张少白被熏的一阵干呕,看了看手里紫红的蛇胆,心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想着,张少白把两眼一闭,仰起脑袋屏住呼吸,把蛇胆丢进了嘴里。

    这蛇胆本身就有很浓的腥味,入口后又奇苦无比,张少白把蛇胆吞进嘴里后,差点没忍住给吐了出来。

    强自将蛇胆咽下肚后,张少白浑身颤抖,眼泪都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倒不是中毒了,仅仅只是被蛇胆的腥味冲击,又被口中的味道苦的流泪。

    但是,这样难受的感觉很快被腹中的一股暖流冲散了。

    当张少白感觉到从胃里涌向全身的暖流,他立刻开始运转心法,并修炼起九阴真经中的武功,配合内力的运转。

    足足有一个小时,体内的暖流才被张少白全部炼化。

    此时,张少白只觉得内力大增,连体力都似乎增强了许多,筋脉骨骼的强度更是明显提升。

    至于内力到底增强了多少,他却无法准确判断,他才刚开始修炼一年,内力本就没多少,自然无法用修炼时间来衡量。

    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内力总量,比之前提升了四五倍还是有的。

    再次吞服一枚蛇胆,继续修炼。

    又是一个小时,张少白炼化蛇胆后,仔细感应体内变化。

    这一次,他的内力增长的量似乎与上次没什么变化,总量提升了将近一倍。

    张少白趁热打铁,继续吞服蛇胆修炼。

    将第三枚蛇胆炼化后,体内的内力增长依旧。

    但是,张少白却不得不停下来,他感觉到身体和精神都已经疲惫,再修练下去,恐怕就会损伤身体,有害无益。

    此时天色也已近黄昏,张少白吃了些东西,便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

    张少白醒来时,又是神采奕奕,昨日的疲惫经过一晚休息,早已经恢复好了。

    给马喂了草料,张少白回到院中,吞服了蛇胆,开始今天的修炼。

    此时还是上午,张少白为了防止自己炼化三颗蛇胆,又会变得疲惫不堪。

    所以,他炼化两颗后,便停了下来。

    收拾一番,张少白出门往酒楼而去,他想听一些江湖上的消息,没有其他的情报来源,酒楼算是最好的地方了。

    在酒楼点了菜,坐在大厅里一边吃着,一边听着那些客人聊着天南地北的见闻。

    这里不愧是襄阳城,古今兵家必争之地。

    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江湖消息,大多人说的还是蒙宋战争。

    傍晚时候,张少白再次一枚蛇胆修炼,却并没有像昨天那般疲惫。

    他又炼化了一枚蛇胆后,才感觉疲惫困倦。

    张少白猜测应该是休息了一个白天,身体和精神都恢复了一些,所以才能多炼化一颗。

    就这样,张少白每天早晚各炼化两颗蛇胆,又过了五天,他手里只剩下了最后一枚蛇胆。

    所以,次日一早,张少白炼化了最后一枚蛇胆,便再次进入山林猎杀菩斯曲蛇。

    花了大半天时间,再次猎到了三十多条蛇。

    太阳西斜,张少白收获满满,正准备回城时,突然听到山林深处传来一阵雕鸣。

    那声音略有些嘶哑,但却苍凉古拙,气势激昂豪迈,听着便觉不凡。

    张少白心中一喜,这声音一定是那头神雕的鸣叫,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它了。

    连想都没想,张少白直接转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说来也奇怪,那雕鸣声响起后,树林里的蛇好像一下子都不见了。

    一开始,张少白还小心防备着有四周,等到他深入了两里地,连一条菩斯曲蛇都没遇到时,才想到了问题的关键雕鸣声。

    随后,张少白加快了脚步,越往前地势越低,树木也逐渐稀疏。

    几分钟后,雕鸣声已经近在耳边,张少白放轻脚步,躲到一丛灌木后面,悄悄往前窥探。

    只是看了一眼,张少白就感觉心中的神话破灭了。

    前方那头大雕站立在地上,感觉比他还要高出一两头,确实魁梧之极。

    但是,这头大雕的形貌却非常丑陋,全身羽毛稀疏,像是被人给拔掉了大半。

    张少白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丑陋的大雕在啄食一条大蛇,看样子也是一条菩斯曲蛇,只是那体型却比张少白见过的都要大的多,身长几乎有三米长。

    就在张少白偷偷观察大雕的时候,突然有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显然是附近又有大毒蛇来了。

    身后的树枝摇曳,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张少白回头一看,只觉得膀胱都有些发涨,心里慌的一匹。

    只见他头顶,正有一条巨蟒游过,虽是在树梢上,看起来却像是在水中一样自如。

    那巨蟒身躯足有碗口粗细,也不知有多长,在阳光照耀下,浑身金光灿灿,看起来却异常恐怖。

    巨蟒游过一棵棵大树,最终盘踞在那头大雕旁边的一棵树上,死死盯着大雕,口中发出嘶吼声。

    “唳~”

    大雕也不甘示弱地叫着,还背过身去,像是在故意挑衅巨蟒去攻击它。

    看着眼前的两头巨兽随时可能发生战斗,张少白忙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准备坐山观虎斗。

    可是,大雕挑衅了好一会儿,那巨蟒却老神在在的盘在树杈上,根本不为所动。

    难道因为杨过没来,这巨蟒还不想领盒饭?

    张少白看了一会,觉得有些可惜,便悄悄从空间里摸出一张牛角弓,弯弓搭箭直接照着树上的巨蟒射去。

    之后,他连结果都没看,就往大雕侧面跑去。

    “咻!噗!嘟!”

    箭矢像一道黑光,穿越二十多米距离,在空中拉出尖锐的啸声,与射穿皮肉钉在木头上的声音重叠。

    “嘶~”

    巨蟒冷不丁被张少白背后射了一箭,受疼痛刺激,瞬间暴怒的向张少白这边弹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