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  百世成圣
第372章 最终巅峰
作者:君忘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里冰封!”

  面对这辉煌、炙热的一剑,林南凌身而起,抡起战戈一身的冰元力打了出去。横炼的银色瀑布瞬间击穿了洪流,如一道天河横断虚空。

  针锋相对的一击,一热一寒,两个极端。

  寒气在一瞬间就就降临,整个比武场在刹那间就成了一个冰雪的世界,此刻天地间只有他一人,这是他一个人的战场。

  很多人气息一滞,脸色顿时顿时苍白,在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突然的准换下,经脉承受不住,爆裂出了一个个细小的伤口。

  炙热的火浪在瞬间被浇灭,空气中的冰渣,咔嚓落地。显然这寒冰的等级比火焰要高了不少,不然不可能会是一面倒的局面,。

  “铿锵!”

  战戈力压青色的长剑,凶猛的寒气撞向炎晨的胸口。

  炎晨目光陡变,突然的冰寒让他身体打了一个激灵。连续两招都被林南强力的压制,让他的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无力感。

  他一剑急速的斩出身子猛地一颤,一声闷哼,这股冰元力让他的气息瞬间一乱。

  林南凭立虚空,一身寒气冰冻四方,让人感觉刺骨的寒冷,他目若寒星,冷静无情,面目冷峻没有悲喜。

  炎晨的眼光爆裂,若是这样的认输实在是让他太不甘心,他强行的压下体内肆虐的寒气,双目闪过两团火焰。

  “林南,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强大,但是要我这样的认输也没有那么的容易。”

  “你有什么绝招就使出来吧。”林南的语气平静,手中的战戈释放的杀机,越发的慑人。

  “那就接我最后一击吧,火龙噬天!”一声爆喝,炎晨双手舞动,双臂交叉向前突然向前一打,一声暴虐的龙吼传出,一条火龙昂首冲了出去,灼烧的力量伤人神魂,很多人瞬间闭目,后退。

  唤醒了一丝的火龙魂么,看台上很多人皆是目光惊异,很是震动。

  两条火龙颇具龙形,咆哮着撞向了林南。几百米的距离不过是瞬间,林南身形不动,手中的战戈消失,一声低喝:“擒龙手!”

  他大手一卷,一道银白色的锁链绞了过去。咆哮的火龙,瞬间被束缚住,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开!”炎晨的目色一狠,一声低吼,全身的力量迅猛的冲进火龙中,要摆脱林南的束缚。

  “镇!”林南一声轻喝,一道寒气涌出。

  轰隆!一声炸响,火龙寸寸崩碎,被林南刹那间湮灭。炎晨身躯一震脸色瞬间潮红,一口鲜血喷出,再也坚持不住身形,坠落到擂台上,大退一步,空中血丝滴落,白色的衣衫上沾染着一点血迹,红的鲜艳。

  林南飘身而落无声无息。

  炎晨的气息衰落无比,气势跌落到了谷底,脸色一片惨然,每一招都被残酷的镇压,一种颓然的情绪在他的心头蔓延。

  握着的拳头松开,良久炎晨抬头看了林南一眼道:“你赢了。”

  失败者落寞的下台,怀抱着绝然的信心而来,却被人残酷的镇压,甚至是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威胁,这样的失败,让人承受不住。

  “果然是强大,真的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绝望的情绪。”潘海看着下台的炎晨不禁是一叹。

  “那不过是懦弱无能的表现,我三招也能击败他。”南宫慕十分的狂妄。

  “哼,吹牛,我才不信你。”颖儿瞥了他一眼,一声冷哼,显然是不信这个家伙。

  南宫慕嘿嘿一笑,看着四号台上的战斗,道:“看来是有必要上去露两手了,不能让人给小瞧了。”

  商少秋几人的目光冷冽,林南的强大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此时一个消瘦的黑衣少年凌身而起,站到了林南的面前,手中的剑直指他的咽喉。他目光冷峻,双瞳深邃如同一个黑洞,冰寒的杀意冲破虚空,身上缭绕的魔气,让人震惊。

  此刻他独立在那,冰冷的眼光如刀一般凌厉,没有人怀疑他的的杀心。

  不少人都认识这个少年,天华宗的卓明,大概是因为林南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而走火入魔,现在他再次的站在了台上,只为杀林南而来。

  走火入魔而未死,他一身的元气全部转化成了魔气,修为暴增,战力更是暴增了数倍。先后挑战拓跋逸、南天竹这些高手都是不败,异常的强大。

  此人的上台,数人的眼中都是露出了一丝精光,身上的气息开始升腾,他若是拼死一战,林南就算是不死也会是受伤,可以趁机杀了他。

  “林南今天你我只有一人可以活着离开。”卓明的声音恨意滔天,说话间已经是魔气肆虐,控制不住体内的杀机。

  “我可以成全你。”林南的眸光冷酷,发丝微飘。

  “给我死吧,化魔刀!”卓明一声厉喝,身上的杀机迸发,魔气冲上四方,让每个人都有了嗜杀的冲动。

  他竟然是以手臂化刀,漆黑的魔刃上可以看到魔影在缭绕,触目惊心。

  卓明一出手就爆发了全部的力量,而且是没有任何的留手,没有任何的防御,显然是要搏命。

  林南的目光不禁大寒,瞬间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双手握住战戈狠狠的打了出去。这一击他爆发了七成的力量,就是神兵也能被击碎。

  一戈打出,空间猛烈的一震。

  “铿锵!”一声闷响,卓明的身子一晃,双目一突,更加的凶狠,他猛地一口血喷到魔刀上。眼看就要碎裂的魔刀只是一震,竟然是没有崩溃反而而是顺着戈身,跟快速的斩了过来。

  林南的目光突然一眯,他竟然是燃烧了体内的精血。不过这样以后他就算是不死,资质也会报废,再不会在修炼的道路上有任何的作为了。

  台下的众多修士也都是目光一寒,这人居然是如此的搏命,真是要和林南不死不休了。

  “那我就只好杀你了!”林南的冷酷的开口,手臂猛的一震,魔刀一滞。就这一刹那,林南后退一步,抡起战戈横打了出去。

  青铜色的战戈横出,如山岳倾倒,一瞬间就击穿了空间,打在了魔刀上。

  “嘭!”极致的力量打出,魔刀只在眨眼就崩碎。炸开的不是刀片而是血雾,黑色的血雾。蠕动的血雾化成魔气继续射向了林南。

  “啊!”卓明的口中传出一声非人的嘶吼声,双目在一瞬间充满了血丝。

  “天魔解体,魔血化刃,林南你给我去死吧。”惨烈暴虐的声音如从恶鬼地狱中传来,卓明的身躯突然爆开,万千把魔刃在顷刻间如暴雨梨花般的射向了林南。

  整个擂台在这一瞬间被魔刃布满,漫天的黑色的魔气,如过境的蝗虫淹没一切。魔气乱心,不少心境不稳的修士在一瞬间发狂,出手杀向身边的人,现场一片混乱。

  看台上的所有人都时心神大紧,目光凝视,灵识一瞬间扑向了擂台。

  距离太近,魔刃太快,就是以林南真人境的神识,也不能及时的反应过来。

  “冰火世界!”林南一声爆喝,一瞬间打出了冰火世界,笼罩住全身。

  冰火元力肆虐而出,撞上了魔刃,一阵阵剧烈的轰鸣声响起,元气爆开,火光四射,擂台上一片迷蒙,灵识也感觉不到了。

  黑色的魔气,白色的寒气,红色的火焰,纠缠在一起,一股毁灭的气息突然冲向了四面八方。

  咔嚓,保护结界在一瞬间炸裂,肆虐的冲击波撞向了人群。

  “噗噗噗!”很多人本就被那巨大的爆炸声震的七荤八素,失去了感觉,这时更加的来不及闪避被这一道冲击波击得吐血飞出。

  几息后光华散尽,擂台上林南傲然独立,一身的衣衫破裂,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青铜战戈上一滴滴猩红的血液,缓缓的流淌。

  他既然在,那么卓明必定是尸骨无存,他居然能在天魔解体下存活,真是该死,看台上的数人都是目光暴寒。

  趁你病要你命!沙玄东气息暴起,猛地一拍座椅,一个瞬间就到了擂台上。

  “林南,你还能一战么,若是不能就认输,然后滚下去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沙玄东冷嘲讽的看着林南,说话的声音很大。

  林南冷冷的看着他,台下已经是大乱。

  “这人是谁,太嚣张了,居然敢这样的侮辱人。”

  “林南不要上当, 你已经赢了十场没有必要在呆着了,立即下台疗伤比较好。”

  这个笨蛋难道看不出去对方要逼你动手,然后趁机杀你么,妙仙儿心里很急,却是不能喊出口。

  “林南快下来!”颖儿直接的大喊。

  “林南你若是不想战,就快点滚,不要碍人眼。”沙玄东冷笑道。

  “杀你如屠狗!”林南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有点胆气,你若是输了,我只废了你修为,饶你不死。”沙玄东眼中杀机猛烈,心中已经是为林南准备了一千中死法,不过他的脸上却是洋溢着畅快的笑容,似乎是已经看到林南跪地求饶了。

  “呵呵,你若是输了就只能死了。”林南同样的一笑,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你那你死吧!”沙玄东 突然暴起袭击,林南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他不再给他时间要一击解决他。

  剑速极快,直取林南的咽喉,是要一击必杀。

  林南双目一狠,决定残杀他。抡起战戈,战力爆发,青铜战戈上闪过一道金光,拦腰打了过去。

  嘣!上品的神兵宝剑此刻就像是豆腐渣一样,轻轻一击就被击断。一戈实实的打在了沙玄东的腰上。

  沙玄东脸色瞬间惨白,扭转身形却是来不及,砰的一声闷响,他一口血喷出,就听到脏腑碎裂的声音,五十万石的力量,他怎么也承受不住,口鼻流血。

  说是迟那时快,不待他闪动,林南的第二戈已经落下。这一戈击在他的胸膛上将他的肋骨胸骨寸寸击断。

  清脆的骨碎声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看台上的数人顿时的站起了身。沙玄东此时已经是七窍流血,只感觉身体越来越请。

  “杀不得!”眼看林南要杀他,皇甫依珊大声疾呼,林南一声冷笑,战戈纵横而下。沙玄东的身体一分为二,然后瞬息四分五裂,血骨急射向四面八方。

  惨烈的景象让人惊恐,他们何时见过如此残忍的杀戮。

  就在此时,爆碎的血骨中一枚金令突然的旋转而回,急射上擂台上的林南,浩荡的气息让所有人忍不住双腿发抖想要跪下。

  林南心神惧颤,这是半圣的气息,不过就算是半圣有如何,林南一声低吼,全身的力量喷涌而出,一戈冲向了令牌。

  铿!金令未碎,战戈未碎,只是林南却倒飞了出去,一口血喷洒长空。

  金令上光芒大盛,一个白衣老者走出,二话不说,一掌拍向了林南。只在这一瞬间林南感觉到时空都停住了,他无法移动分毫。

  掌印降临,林南眦目欲裂,灵魂一瞬间钻到了金色的种子中。

  砰一声轻响,林南身上的浩荡金光闪出,他的背后浮现了一个迷蒙的金色世界,但是他却是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我的传人,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半圣就可以动的。”天空中传出一个虚无的声音,一只白皙的手掌探出,轻轻一抓击撕碎了着白衣老人。

  金色的令牌如有灵,就要遁入虚空。

  “哼,敢逃!”这个声音一怒,大手向前一伸金令被从虚空深处抓出,只是轻轻一握,金令就瞬间崩碎。中州地域,一个闭关的老者,心神惧颤,一口血喷出,一头栽倒在地上。

  林南的无声无息的倒在一片金光中,缓缓消逝。

  “林南!”妙仙儿的眼睛瞬间红了,一声疾呼,飞速的冲倒了台上,但是一切都迟了,林南的身体开始慢慢的虚无,几乎是一瞬间就到头颅。

  也许是他感应到了妙仙儿的呼喊,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嘴角微张,无声无息的吐出三个字:小狐狸。

  “林南,不要!”妙仙儿失声痛哭,纤手猛地向前抓去,灿烂的金光中只落下一根洁白的狐毛。

  一息后一个须发洁白的灰衣老人出现在此地,一声叹息,再次的消失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