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  盛唐小炒
第三十四章 一见钟情
作者:光含翡翠容
    白锦儿给面前的张芸豆倒了一杯茶,张芸豆却只看着坐在她身边的谢熊,满眼的小星星。

    “砰!”

    茶杯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无论是被看得浑身僵硬的谢熊,还是“目中无人”的张芸豆,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了一跳。

    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向白锦儿,后者却正甩着手上刚刚从茶杯里溅出来的水。

    “你来做什么?”

    “你来找我师父知道吗?”

    白锦儿径直盘腿在张芸豆的旁边坐下,她一把推开谢熊,截断了张芸豆炙热的眼神。

    听见白锦儿的问话,张芸豆翻了一个白眼,双手握起茶杯想要喝茶,看见里面清澈的茶汤之后,她嫌弃地撇了撇嘴。

    “你这茶是怎么煮的,怎么什么东西都不放呢?”

    “这清洌洌的,让人怎么喝?”

    “我这儿就这样的,爱喝不喝。”说着,白锦儿作势欲抢走茶杯,张芸豆赶忙闪开,里面还滚烫的茶水撒了出来,烫的张芸豆大叫一声。

    “我喝不就得了嘛,真是的臭丫头,怎么现在脾气这么大了。”

    张芸豆喝了一口,估计是不习惯清茶的味道,她的嘴巴咧的都快到耳朵根子上了。

    “快说,你来干嘛的,师父知不知道你来了?”

    白锦儿的语气已经逐渐不耐烦,她看着张芸豆的眼神也充满着威胁。

    “这不是在家里闷得慌,再加上阿爷今天又要宰畜生了,我不乐意在家里待着;想到你说你在城里开了家铺子,便来找你玩了呀。”

    把手上的茶杯放回桌子上,张芸豆又撑着自己的脸,脉脉含情地看着已经被白锦儿推到身后的谢熊。

    谢熊被她的眼神看得打了一个寒颤。

    “那,那什么,锦儿,我,我先回去看店了啊,”

    谢熊从坐榻上爬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

    “今天谢谢,谢谢你了。”

    说着,谢熊跳下坐榻,穿上了自己的鞋子,像是逃命似的蹬蹬蹬地就离开了白家食肆。

    “哎小哥哥——”

    张芸豆朝着谢熊离开的方向伸出了手,白锦儿啪的一声就打在了她的手背上。

    “别丢人了,你仔细我去和师父说,看他不揭了你的皮子。”

    张芸豆这才讪讪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白锦儿也从坐榻上爬了起来,她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背对着张芸豆,

    “吃饭了吗?”

    “没呢。”

    “那我给你下一碗馄饨,吃完了快些回家去,听见没?”

    张芸豆哼了一声。

    “哎,那个小郎君是谁啊?”

    张芸豆手里的调羹不住地在碗里拨弄着,洁白的馄饨皮被煮过之后变得微微透明,里面紧实的肉馅依稀可见,隐隐还有几粒翠绿的葱花透出来。

    白锦儿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谢熊。

    “那是我家隔壁铺子老板的大儿子。”

    “噢——”

    张芸豆拉长了声音,白锦儿看着她却皱起了眉头。她自然知道张芸豆是什么意思,可是很明显的,她并不想接这个茬儿。

    “别拨了,在拨皮都破了。”

    看着张芸豆手上的动作,白锦儿嫌弃地说了一句。

    “快点儿吃,吃完回家去。”

    “你这丫头,你比我还小三岁呢,怎么这么爱教训我呢?”

    “你但凡靠谱一些,你以为我爱教训你啊?”

    张芸豆撅了撅嘴,低头舀起一个馄饨,“这是素馅儿的么?我这几天可减肥,吃不了肉的。”

    “别装了,”白锦儿无情地揭穿了她。

    “我昨儿去师父家师娘还和我说你一个人吃掉了一整碗的猪肉盖饭呢,到我这儿来你又开始减肥了?”

    “......”

    张芸豆尴尬地呵呵呵笑了。

    “哎你别说啊丫头,你教阿娘做的那个猪肉盖饭,那是真好吃,以前啊我只觉得猪肉土腥气重的慌,没想到照着你的法子这么一做,竟然这么好吃。”

    说着,她低头把调羹里的馄饨吃进了嘴里。

    羊肉大葱馅儿的馄饨,一进口饱满多汁,没了腥膻的味道,反而还多了一些鲜甜。

    “嗯!”

    张芸豆发出了一声略带惊讶的满意赞叹声,因为吃的太急,有汁水从她的嘴角流淌出来;抽出了身上带着的手帕擦了擦嘴,张芸豆嚼了嚼嘴里的馄饨,便咽了下去。

    “真是奇了臭丫头,你说,你每次用的也是我家的肉,可为什么我就喜欢吃你做的饭,不喜欢我阿爷和阿娘做的呢?”

    白锦儿看着张芸豆,没有说话。

    “每次阿爷宰完那些畜生之后,家里都是一大股子的血腥味,那味道要半天才散的去,我呀,每次都怕我身上沾了那些味道,到时候出去,别人家都知道我阿爷是个屠户了。”

    “是屠户怎么了?”

    “哎你不知道,那村子里的人都可势力了,特别是何春花那个婆娘,”

    张芸豆的鹅蛋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仗着自己是里正的姑娘,自己阿爷又是蜀县县令什么,什么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外舅子,眼睛高的那个模样,真是看不下去。”

    “其实模样身段样样不如我,要是我有她那样的家境,我肯定比她要好的多了,”

    “都是我......”

    张芸豆话的还没说完,面前的汤碗忽然就被白锦儿拿走了。

    “我看你是吃饱了的,那我这个就端走了。”

    “哎!我就吃了一个!”

    ......

    好不容易送走了张芸豆,白锦儿收了收东西就准备关铺子。

    “小茶!”

    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白锦儿转过头,正看见陶阳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合上了门。

    “陶三郎?”

    白锦儿看着陶阳关上门之后还鬼鬼祟祟地往门缝外面张望,奇怪地问道。

    “你这是躲什么呢?”

    “嘘,”

    陶阳的食指在唇上按了按,示意白锦儿小声一些。

    “我骗阿娘说要上街来买纸笔呢,刚刚把家里跟着的仆从甩掉,跑来这儿找你呢。还好你还没回家。”

    “你找我做什么?”

    “就是,那个,”说到这儿的时候,陶阳忽然支吾了起来。他看着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白锦儿,咬了咬嘴唇。

    “端午的时候,城里要举办赛龙舟。我阿爷同几个同僚一起,筹了其中城西封家的龙舟彩头,若是封家龙舟能入三甲,最后回程时候,我会在龙舟船头弹一曲《平沙落雁》。”

    “所以我想,你是否有空,去看?”

    陶阳的眼里流露出希冀的光,他眨了眨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面前的姑娘。

    “端午......”

    白锦儿有些犹豫了,她不愿驳陶阳的请求,可是那一天她已经决定开店了。

    “端午那天,我和阿翁是打算开店的......”

    白锦儿小声地说道。

    “啊?”

    虽然白锦儿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陶阳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可是,我记着你们家往年,不是不卖粽子的么?”

    “今年我们得了一个新方子,所以想着今年的端午试一试......”

    “这样啊......”

    陶阳脸上的失望神色难掩,可他还是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对白锦儿说道:“那算了,既然你和白翁已经订好了,也不好的另改。”

    “虽然我真的很想见你,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我,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陶阳转过身,双手扣住了门锁。

    “等等,”

    白锦儿忽然喊住了陶阳。她上前一步,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拽住了陶阳的衣角,轻轻地拉了拉。

    “我们买一早上,龙舟赛是在午后吧,到时候我和阿翁说一声,尽量赶去。”

    “行吗?”

    “真的吗?!”

    陶阳顿时转过身来,先是满脸的惊喜,可随后他强行控制着自己做出一副冷静的模样,看着白锦儿,

    “如果太麻烦的话......”

    “不麻烦,”白锦儿打断了他的话,白皙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

    “不麻烦的。”

    她说话的声音又小了下去。

    “好!”

    陶阳总算是笑了,灿烂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

    “我一定等你!”

    说着,陶阳忽然伸出一只手,在白锦儿的手上握了握,随即光速地打开门,跑了出去。

    留下白锦儿在原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冰凉的手背在滚烫的脸颊上贴了贴。

    ......

    “尊驾慢走。”

    谢熊笑呵呵地送走了客人,看着桌子上堆放着的碗筷,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他低下头,开始一个一个地把脏碗叠起来,打算搬到厨房去。这时候,去了一早上的谢山,总算是从家里回来了。

    “大郎!”

    浑厚的男声从门外传来,谢熊转过头,正看见谢山从屋外走进来,脸上还带着没有消散的愁色。

    “阿爷!你回来了!”

    看见谢山,谢熊的眼里顿时亮起了光。他手里还抱着那一摞的脏碗,蹬蹬蹬地跑到了谢山面前。

    “阿娘怎么样了?”

    “好多a了n,刚刚睡下。”谢山先是叹了口气,这才看见谢熊怀里一大摞的脏碗,惊讶道:“怎么,今天有这么多的客人?”

    “是啊,”

    谢熊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乐呵呵的。他把碗往自己身上靠了靠,从背后摸出一个荷包,递到谢山的手里。

    “阿爷,这是今天赚的钱。”

    谢山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沉甸甸的满是通宝。

    “这么多?!”

    荷包里装着的通宝数量,比以前谢山卖一天的数量还多。

    脸上的愁色散了,谢山也开心地笑了起来。他宽厚如蒲扇的手掌用力地拍了拍谢熊的肩膀,高兴地说:

    “不错啊你小子,这挣的钱比阿爷挣的还多,看来有开店的天赋。”

    谁知道听见这句话的谢熊竟然摇了摇头,

    “阿爷,这都多亏了锦儿。”

    “锦儿?”谢山一愣,“白家的小姑娘。”

    谢熊用力地点了点头。

    把前因后果悉数和谢山交代之后,看着谢山那种惊喜的神色逐渐褪去,谢熊想着是自己做错了,脑袋耷拉下来,老老实实地说道:

    “对不起,阿爷。”

    谢山看着谢熊的眼神很是复杂难说,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

    “算了,”

    他说,

    “你有好好的谢谢白家小娘子吗?”

    “谢了谢了。”

    “那就好。”

    “去吧,”谢山一拍谢熊的脑袋,“去把碗洗了,收一收桌子。”

    “哎阿爷!”

    说完,谢熊跑进了厨房。

    谢山拎起手里的荷包看了看,只觉得自己心里五味杂陈;放下荷包,他又看向了门外,就临着自家店铺的白家食肆。

    门已经锁了起来,想是白家的人已经离开了。

    谢山看着白家食肆紧锁的大门,眼里阴晴不定。

    “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