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小说 >  剑御无边
不更了,原因不言自明
作者:一笑泯怨
    小身影被金丹境拍灭的时候,一股力量将凤无敌卷走,飞速而去,极快到了住所。

    力量源泉,便是韦落了。

    停在屋中,凤无敌抱住韦落,哭哭啼啼,委屈极了。

    韦落将凤无敌拽下来,虎着脸喝道:“你不是凤凰傲天吗?不是无敌吗?不是霸气侧漏吗?哭哭啼啼,比火鸡可都不如啊。”

    “狗屁凤凰啊,我脑袋都快被人踩爆了。”

    凤无敌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您不能老让人折腾我啊,我太惨了,鸟儿飞在空中都能拉屎砸到我了,我不跑啦,给您当牛做马一百年,死了拉倒!”

    “莫哭了。”韦落挥挥手,喝道,“我们相处数年,谁还不知道谁啊?赶紧收声,我们走人。”

    凤无敌止住哭声,仰首看着韦落,一抹眼泪,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疑惑道:“为何要走?”

    “金丹境都出场了,大势力盘根错节,有人会怀疑周家人敌对势力要杀周家公子,敌对势力不肯背锅,彼此联合查,如你这般年纪,且是到来不久,太容易查到了。”

    韦落这般说着,跑去敲开隔壁房门,李玺阮背对门口,脑袋扭了一圈,一副可怖模样。

    “走了。”

    “哦。”李玺阮起身,戴上黑斗篷跟上韦落和风无敌。

    三人未去退房,直接出门,到了大街上,沿途倒也颇为惹人注目。

    周家与龙心堂,还有瀚汾城将注意力放在了大客栈之上,却查不出什么头绪。

    韦落三人走出巷子,立即被人围住,却是一些地痞流氓小无赖,非要将韦落三人拦下,让人配合调查。

    韦落岂肯答应?一个障眼法施展,三人便安然离去。

    韦落法力高强,他要隐匿身形,谁可堪破?

    云端之上,一道身影端坐着,目光如炬,四下扫掠望去,目光突然顿在拦住韦落三人又突然无动于衷的地痞流氓身上,而后盯着韦落三人,嘀咕道:“有鬼啊?”

    街道上的韦落突然顿步,抚了抚额头,长叹道:“终究非一人独行,麻烦多有,摘不干净啊,唉,危险,真危险。”

    “楼哥,怎么不走了啊?”凤无敌惊讶,心头一跳,有些不安。

    李玺阮也看向韦落,视线所至,便显得阴恻恻的。

    韦落一卷袖,将凤无敌和李玺阮收入袖里乾坤,飞剑出鞘,御剑远去。

    一只金掌轰然而下,拍过韦落御剑之路,金掌落下,被韦落避开,鳞次栉比的房屋区域轰然破碎,许多居民均被拍成了肉饼,鲜血流溢。

    天降横祸,哭嚎哀恸之声不绝于耳。

    “竟如此敏锐!”

    云端之人低喃一声,向韦落追去。

    一追一逃,飞剑突然转折,云端之人便骂道:“狡猾的王八蛋!”

    他已通知族中之人拦截韦落,可这逃跑之人折转极快,应该是防着了这点,当真狡猾。

    不过,他请了老友相助,还请了瀚汾城高人,城里为了维持平衡,也派了援兵,另外,龙心堂为自证清白,堂主出动,四面八方,俱都堵住。

    即便是龙心堂主所为,他还敢堂而皇之让人逃走不成?

    追到了人烟稀少之地,果然又有金丹境现身,拦截韦落的去路。

    韦落御剑转折,人剑合一飞遁简直快得不可思议,两大金丹追踪,都十分艰难。

    两大金丹一路追踪,一路打砸,向韦落肆意攻击,追了半个时辰,韦落用出了人剑合一与血遁,将两大金丹境远远甩开。

    这可将两大金丹境气坏了,这都让那小王八蛋给逃了,让人情何以堪?

    两大金丹并未就此罢手,尤其是周家那位,一边御空飞行,一边以天眼通术法扫掠山河,搜寻韦落的去向。

    两大金丹分开行动,周家那位竟就此寻到了韦落,当时韦落出现在一棵树下,盘坐闭目,气蕴蒸腾,有异象往来逡巡。

    周家那位金丹大喜过望,一掌拍下,掌印透金,凝厚沉重,如山坠下。

    一道剑芒冲天而起,掌印倏然分开,韦落露出狞笑,咬牙切齿:“狗金丹!以为自己无敌了?今日我便创下九境灭金丹创举与你瞧瞧!”

    周家金丹闻言愣了愣,哈哈大笑,笑痛了肚子,忽然坠下,向韦落打去,如流星坠落,狂猛无匹。

    韦落挥剑而起,与周家金丹激战,剑剑狠戾凶残,连金丹境的金身之道都破开,当真可怖。

    三年九境磨砺,真气精粹到了极致,更以道律给精粹真气锦上添花,知道甚深,令真气波动都有了道律,威力无穷,竟能跟金丹抗衡。

    打了一阵,周家金丹赫然发现,韦落凶悍,剑之杀力不逊色于金丹境,这点太违背常识,可韦落悟道有成,一拳一脚一剑,皆有天地之力,大道之威。

    真气与道律加持,韦落的力量已经能抗衡金丹,再配合无上技法,面对金丹境的攻击,已经无惧。

    周家金丹越斗越心惊,这完全如斗平级啊,倘若时长久远,成就金丹,岂不是要翻天了?好在还是九境,真气不足,磨死他便是了,且要防着他逃跑。

    这种人若是不杀,必定遗祸无穷啊。

    周家金丹眼看韦落真气虚浮,有后继无力的迹象,便向韦落发起汹涌攻势,放下戒心,心神松懈,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韦落丹田突然掠出一柄飞剑,正是柠棱剑。

    周家金丹猝不及防,被洞穿身躯,心神激荡,韦落持落雨剑从周家金丹身后袭来,人剑合一,血气喷涌,遁术之疾,剑杀之凶。

    避逃不及,周家金丹又遭了一次重击,惊得飞速遁逃。

    韦落纠缠,剑剑凶残,与柠棱剑配合,将周家金丹缠斗得狼狈不堪,一个大剑术爆发,天地色变,竟将金丹境身躯斩落。

    周家金丹惊骇欲绝,惊呼不断,“斩生剑术!这是中洲道门无上绝学!你是何人?!”

    韦落一指点出,阴阳逆转,回旋阵阵,那周家金丹的灵魂便倏然一滞,遁术难施,竟有些紊乱古怪,散发诡异之感。

    周家金丹的灵魂竟突然变了鬼……

    “你娘的!你娘的!这什么手段?这什么手段?”周家金丹惶恐不已,对韦落厉声道,“你是什么妖孽?是什么怪物?”

    韦落嗤笑一声,化作佛陀金身状,口诵佛经,让周家金丹这位厉鬼晕头转向,而后便是一通金刚印、佛陀拳,将厉鬼灭杀。

    在周家金丹殒灭之际,周家供祠中的一块命魂玉牌破碎,引动阵法,激起异象,麒麟陨落,云坠风起。

    整个周家为之一震,一股惶恐气氛笼罩周家,此事瞒不住,便传开去,传到瀚汾城,连瀚汾城都震三震,不仅是因为周家金丹之死,更因周家金丹之死引发的连锁反应,平衡失掉,倾向有斜,或许纷争又起。

    周家金丹之死,让人不得不怀疑周家三公子被针对之事,是否一开始便是某些人的算计,可瀚汾城出动,都查不出什么端倪。

    能杀那位周家金丹,在众人的推断下,至少得两名金丹境,或是瀚汾城主亲自出动,可似乎谁都没有作案时间,并且不给周家金丹遁逃、传讯之机,这就难了。

    外来力量入侵,这是各方势力的推测,而后严阵以待,谨小慎微,免得被杀了金丹顶梁柱……

    可这一等,却什么都等不来,四处风平浪静,这让人大大松了一口气,也非常不解,或许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误会,是周家三公子想得深了,得罪了过江龙,还兴师动众要杀人泄愤,结果被过江龙折了一只羽翼,可真凄惨。

    而在瀚汾城附近势力因周家金丹之死而紧张万分之际,韦落牵回寄存的马疾秋,与凤无敌、李玺阮,一同登上了另一个大港口的飞舟,花费不菲,赶往西落洲。

    当时的南离洲茶花小镇。

    一位少女在陶院舞剑腾挪,身姿飘飘,忽左忽右,闪烁如电,有仙气渺渺,五彩霞光若隐若现,天地灵气幻化灵物,雀跃亲近,活灵活现。

    停下时,遥望北方,目光如月,有朦胧荧光。

    茶花小镇外,一位年轻男子朝一位清瘦男子跪拜下来,后者将前者提起,笑意盈盈。

    二人并肩而行,清瘦男子说:“往后你便是我徒弟了,你与韦落乃是兄弟挚友,将来他该如何称呼我呢?”

    “自是魔君大人了。”

    “哈哈……”清瘦男子大笑出声,“甚好,甚好,我许你远大前程!你已有韦落五分本事,求强之心更甚,前途无量。”

    年轻男子无甚表情,荣辱不惊。

    一片仙域落下,天地震荡,清瘦男子与年轻男子烟消云散,消失无踪。

    “魔君大人,斗一场啊!”

    “不了不了,你来追我吧!”

    “去你娘……”

    混神魔君从涅月门接走一位年轻弟子之事,传遍四方,那年轻男子的身份便透露出来,据说乃是韦落从小玩到大的挚友,叫钟粼光。

    因此,韦落的另一位青梅竹马苏知瑥颇受人瞩目,只是少女早早与韦落疏远,又有父母照料,不受影响。

    至于钟粼光,久在涅月门受排挤,离开也情有可原,可却跟了混神魔君,缘何如此?就因一个韦落?混神魔君高高在上,竟如此看中韦落,实在让人深思。

    涅月门猪背峰,少女遥望北方,又遥望南方,两缕清泪突然滑落,凄哀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