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找到闺蜜
作者:周兰萍
    如果说曲亦竹回家的话,那么还是安全的。

    只不过以鱼石溪对曲亦竹的了解,曲亦竹绝对不会回家!

    曲亦竹绝对不会回到自己的家里住!

    虽然说曲亦竹的家里就在这个市区里,而且离学校也不是很远。

    曲亦竹绝对不喜欢和老妈单佳音住在一起。

    因为老妈单佳音天天对着曲亦竹的耳朵说道:“工作找到了没有啊?男朋友找了没有啊?要不要去相个亲?”

    每次单佳音问这些尴尬的问题的时候,曲亦竹都觉得快要死了。

    老妈单佳音太会问问题了,单挑曲亦竹找不到的东西问呢!

    如果说,男朋友这种,也算东西的话……

    特别是曲亦竹想玩游戏的时候,单佳音一定会抓起曲亦竹的手机,将手机摔了个稀巴烂。

    记忆中想想这些,就觉得单渐隐非常的可怕,曲亦竹才不要回家,曲亦竹宁愿住在学校里面,也不想回那个家。

    所以鱼石溪敢断定曲亦竹不会回家。

    “喂!鱼石溪!你干嘛?!”

    曲亦竹终于接通了鱼石溪的电话,终于在那里说话了。

    “老板娘!啤酒啤酒!”

    “一砸啤酒是吧?好嘞!”

    ……

    鱼石溪听见电话那头非常的吵闹,而且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鱼石溪立马就对曲亦竹说了几句话,于是就把电话挂了。

    鱼石溪嘴角上扬,然后收拾了一下,换了一双鞋子,拿着手机就出门了。鱼石溪听见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那个熟悉的声音并不是别人,而是夜宵摊的老板娘的大声吆喝的声音。

    这个声音实在是再熟悉不过,鱼石溪一下子就知道了曲亦竹在什么地方。

    这个完全不需要GPS定位,这个泼辣的老板娘的声音就是活生生的定位!

    鱼石溪穿着一套有动物图案的睡衣,上面的咖啡猫非常的可爱。

    这一套睡衣,看上去很保守,实际上也很保守。

    鱼石溪就喜欢这样的穿着,鱼石溪觉得非常的舒服,虽然说这套睡衣有点旧,而且也是老妈留给鱼石溪的,所以鱼石溪把这一套睡衣当成宝贝似的。

    鱼石溪觉得这大晚上的,穿着这一套保守的睡衣出去就好了,也不会太招摇。

    因为是裤子配衣服的,保守得不能再保守,只不过这些卡通的图案有些显眼,上面的咖啡猫有一些突兀。不过鱼石溪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一点都不觉得图案幼稚。

    鱼石溪走到201寝室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寝室,一甩头,长发飘了起来,打在了鱼石溪自己的脸上,头发遮住了鱼石溪半边脸。

    犹抱琵琶半遮面,好美!

    鱼石溪朝寝室里面笑了一下,最后抓起201这扇门,正正地关上。鱼石溪又甩头发,非常的飘逸,像是仙子一样,飘了下去。

    然后来到一楼的时候,鱼石溪蹦蹦跳跳地朝女生第六宿舍大门口跑去,一直慢跑,跑到了学校门口的夜宵摊之处。

    来到夜宵摊,抬头望去,这里果然是鱼龙混杂的地方,社会上的人,以及学校里面的人,五花八门,什么货都有,包括二货。

    鱼石溪一眼望过去,整个夜宵摊都坐得满满的,每一张桌子都有人,而且非常的吵闹,都在划拳喝酒。

    啤酒喝了一扎又来另外一扎,喝得东倒西歪的,喝得有唱歌的,喝得还有吵闹的,有哭的……

    人生百态,全部都在这个夜宵摊里面。

    也许很多人,白天工作非常压抑,然后跑到这个地方可以放松。这里可以随便地说话,这里的烧烤非常的好吃,这儿居然打着有机植物的牌子,这个老板娘特别好。最关键的是这个老板娘说句话都非常的豪爽,虽然有时候会拿着水龙头喷人,但是高兴的时候非常爽快!

    鱼石溪站在夜宵摊门口看了一下,环顾四周,在一个角落里,人比较稀少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个人就是曲亦竹,曲亦竹居然一个人在那里傻笑,一个人在那里喝酒,喝得东倒西歪的。

    鱼石溪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朝曲亦竹坐的桌子那里,走去。

    就在鱼石溪抬脚的那一刹那——

    见曲亦竹那样歪歪斜斜地拿着啤酒瓶站了起来。

    死丫头,想干嘛?

    于是鱼石溪笑了一下,朝曲亦竹走过去。

    但是当鱼石溪还没有走到曲亦竹面前的时候,就发现曲亦竹居然拿着那个啤酒瓶朝里面冲了过去,像疯婆子一样……

    曲亦竹想干什么?!

    鱼石溪,快步地跟了上去,但是鱼石溪走得再快,也追不上曲亦竹,因为曲亦竹已经走到了最里面的那一桌客人那里。

    不过鱼石溪看见曲亦竹走到那种客人那里的时候,曲亦竹扬起了啤酒瓶,朝那个客人的后脑勺砸了下去。

    “砰!”

    那个被啤酒瓶砸了的人,立马惊吓到了,猛地回头——当那个人一回头之间,鱼石溪愣住了!

    因为那个被曲亦竹的啤酒瓶砸中的人并不是别人,就是池旭彬!

    池旭彬?

    鱼石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池旭彬明明就是一个病人,明明腹部就是受伤了,来到这儿喝啤酒吗?

    来这儿吃烤串吗?

    这不科学!

    这个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池旭彬的头上好像被曲亦竹砸出血来了。

    曲亦竹依然傻啦吧唧地狂笑,然而池旭彬好像发怒了。而且鱼石溪发现池旭彬好像也扬起了一个啤酒瓶,似乎就也要反击了过去。

    不过曲亦竹好像真的是喝醉了,还笑嘻嘻地看着池旭彬,笑嘻嘻地等待着池旭彬砸曲亦竹的头上。

    而且曲亦竹傻啦吧唧地叫了起来:“池旭彬,怂包!胆小怕事,小气巴啦!你砸,朝这儿砸下来,就说明你有种!”

    池旭彬一脸愤怒!

    池旭彬也抓起了一个啤酒瓶,就要朝曲亦竹砸了过去——

    鱼石溪急了,极速冲了过去,可是——

    正在是这个时候,从里面冲出来一个人,立马抢过了池旭彬手里的啤酒瓶,鱼石溪的心差点就蹦出来了,渐渐地放慢了脚步。

    然后,鱼石溪见这个人将池旭彬拽到了一旁,最后这个人立马扭头看向了曲亦竹,冷冰冰地说道:“你走吧!”

    就在这个男人一扭头之间,鱼石溪立马惊讶了。

    因为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这个人就是蓝泽雨!

    蓝泽雨在这里?

    在这儿见到了蓝泽雨?

    蓝泽雨不是说再也不要见了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鱼石溪立马上去,二话不说,鱼石溪立马抓住曲亦竹的手臂,将曲亦竹往外面拖出去。

    “等一下!”

    但是当鱼石溪还没有走到一百米的时候,一个人也冲了过来,挡住了鱼石溪和曲亦竹去路。

    鱼石溪猛地抬头一看,原来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这个人就是蓝泽雨!蓝泽雨跟上来干嘛?

    忽然之间,鱼石溪一肚子的气。

    鱼石溪非常没好气地对着蓝泽雨说道:“蓝泽雨,是你说的,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但是你现在跟着,挡住我的去路干嘛,让开!”

    “鱼石溪!你也太自恋了吧?我哪里有挡住你的去路?我上来又不是找你的,我是找曲亦竹。”

    蓝泽雨说着,将手里的包,展示了一下。

    接着,一脸冷峻,说道:“这个——这个包是曲亦竹的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要丢三落四的,这个包里应该有曲亦竹的私人的物品,所以别忘记了。”

    老妈子似的!

    啰嗦!

    谁要听他的介绍!

    鱼石溪不屑一顾,眼睛看着天上。

    可是,蓝泽雨依然不让路,接着说道:“女孩子嘛,如果不胜酒力,最好是不要在外面喝酒,那天你自己是这样的。喝不了酒就不要喝嘛,干嘛跑到男生宿舍去,跑到男生宿舍也就算了——”

    蓝泽雨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的人惊讶地扭头,奇奇怪怪的眼神投向了鱼石溪和蓝泽雨。

    鱼石溪听到这里的时候,脸,一下子就红了。

    蓝泽雨似乎也意识到了旁边的人在听着,立马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干嘛跑到我的床上来?弄得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你明明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的事情,但是你见到我确实像是见了仇人。”

    没有任何事情?

    鱼石溪听到这里的时候,一脸欣喜,差点喜极而泣!

    眼泪一下子就蹦出来。

    蓝泽雨在说什么?

    蓝泽雨说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

    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也就是说和蓝泽雨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

    什么瓜葛也没有!

    什么屁事也没有发生!

    所以说两个人也就没有任何的勾搭!

    两个人也就完全没有必要再见面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鱼石溪居然觉得有一种释然的感觉,这样也好,以后再也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以后再也不会觉得别扭了!

    以后就这样桥归桥路归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蓝泽雨!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吗?那就好了!”

    鱼石溪兴奋不已。
yunyuedu5(云阅读网)!!